银魂百科

广告

三年Z班 银八老师,第二卷,第三讲<二>

2011-11-17 20:06:41 本文行家:陈勤_C6

第二卷封面“我没空管你是哥斯拉还是卡麦拉(注:即照相机哦)的”一把抓住怒吼中校长的触角,银八的声音冰冷:“那你想让我怎么办?”“好痛痛痛!等,等一下,才刚刚长了一半出来!才长了一半出来!呃,不过就算全长出来也不能让你拔!”银八松开手,校长才得以调整紊乱的呼吸。“那个,所以说就这样。就算我退一步同意三年级的学生参选,但是Z组出五个人还是太多了一点。所以就要拜托你这班主任,去说服也好怎么样也好,希望你



第二卷封面第二卷封面
“我没空管你是哥斯拉还是卡麦拉(注:即照相机哦)的”一把抓住怒吼中校长的触角,银八的声音冰冷:“那你想让我怎么办?”
“好痛痛痛!等,等一下,才刚刚长了一半出来!才长了一半出来!呃,不过就算全长出来也不能让你拔!”
银八松开手,校长才得以调整紊乱的呼吸。
“那个,所以说就这样。就算我退一步同意三年级的学生参选,但是Z组出五个人还是太多了一点。所以就要拜托你这班主任,去说服也好怎么样也好,希望你去减少候选人的人数,这就是我的要求。”
“也就是让我去跟他们说,给我死心放弃候选人资格么?”
“唔,简单说来就是这样。”
“那根本不可能嘛。他们才不是会老老实实听话的省油灯呢,他们。”
“嘛,又不是让他们全体退出。只要减少几个人就谢天谢地了,这种感觉。”
“你说的轻巧”
银八用鼻子哼了一声,摇摇头。
“我相信如果是你的话一定有办法哦。而且”校长坏笑了一下。“如果你完成了这项任务,这个月的工资,给你上调10%如何?”
“反正又是[円吧]不是么。”银八再次握住触角。
“痛痛痛!不是啦不是啦!这次是真的!这次真的是真的!”
银八松开手,校长又继续说:
“真的给你涨10%的工资,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这样嘛……”
银八说着,懒洋洋的挠着脖子。
过了片刻,他[砰]的拍了一下手:
“噢噢有了——!这——样如何?”
“这——样是哪样?”
故弄玄虚的银八一脸坏笑:
“我也当学生会长选举的候选人。”
“…………”
“…………”
“啊咧?为什么没有露出那种[原来还有这一手啊!]的表情?”
“呃,根本就做不到吧——!”片刻沉默之后,校长大吼。“那算哪门子作战,教师自己参加学生会长选举?不行不行!根本就不行吧坂田君。”
“这不是不拘一格的银八老师风格的招数吗?”银八说。
“居然自己说自己不拘一格哎这个人。”教头插嘴。
“不不坂田君,从常识角度来说根本行不通啊。”
“校长,就我这类人来说,困于常识什么的窠臼中做事,那还不如不做的好。”
“你书得很漂亮。可这话和说自己不是合格的社会人一样啊。”
校长吃惊地说着,银八咂了下嘴:
“知道啦。我再想别的法子行了吧?”
“恩,那就好。什么法子啊?”
“到选举那天之前我再想想,看还有什么辙吧。”银八说着,趿拉着一双廉价的凉鞋走出了校长室。
校长等门关上后,对副校长说:
  “他真的能想出什么办法吗?”
“谁知道呢?”副校长说着,把()手上的耳垢一下儿吹飞。
“嘿,耳垢。”
“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今儿个咱们动真的打一架,怎么样,恩?”

且说。坂田银八说了想点办法,可具体该干点什么却不知道。到了投票当天时,校内依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无数的候选人在校内疯狂地办着各种乱七八糟的拉票活动。就这么过了一整天。
倒数第二天也是如此。
投票前一天的午休时,事情才有了变化。

每间教室里都配有电视,吊挂在天花板上。电视里突然播出了一段音乐。在这段旋律有点耳熟的开场音乐播出的同时,电视画面上出现了如下主题:
《仅限午间直播——投票日迫在眉睫,学生会主席候选人全体现场大讨论——》
这节目是怎么回事?正在唧唧喳喳地吃饭聊天的学生们都停了下来,开始看电视。
镜头从上面向男主持人推过去,男主持人说道:
“各位中午好,这里是仅限午间直播节目。我是主持人坂田原总八郎30。”
这个戴着花白假发的男子一身西装。明明就是坂田银八。
“今天我们邀请到了所有等待着明天投票的候选人及其支持这来到我们演播室。我们希望通过他们彼此间热烈的讨论来让他们做投票前的最后依次号召。”
银八,坂田原说明了此次节目的主旨后,开始一一介绍候选人。
候选人及其支持者已全部就位在一张圆形的大桌子旁。画面随着坂田原的介绍分别转换着被介绍者。“哎——首先是高三Z班的近藤勋。”“我是近藤勋。”近藤略带紧张地行了一礼。在这个不倒翁两侧分别站着看起来完全不紧张的冲田和对着镜头切肉馅儿的土方。
“下一个是志村新八。同样来自高三Z班。”“请多多关照。”
新八推了一下眼镜。阿妙和神乐陪在他身旁。
“顺便问一下。”坂田原看着手中的资料:“志村新八君是地味党31(日语中发音与自民党相同)的公认候补。这个没事吗?”
“是不妥哈?”新八干脆地扯起来:“根本就没有这么个政党,其实。”
“失礼了,好,我们继续。这位是柳生九兵卫。”“我是柳生九兵卫。”
九兵卫的表情很是精神。而且好象完全采纳了东城的忠告,裙子下没有穿紧身裤。“摄像师!请这样从下往上慢慢舔似的来拍我们小姐的腿,好吧?把我们小姐的可爱也让教室里的所有人都”
“支持者请不要随便讲话。”
坂田原提醒后,东城道歉道:“对不起。”
“接下来这位也是高三Z班的。伊利莎白。”
伊利莎白向着镜头举起写着“我是伊利莎白”的牌子。
“伊利莎白今天也请多关照啊”
坂田原向这个未知的生物说了这么一句后,转过来正对着镜头:“好,今天来的几位基本上都在这儿了。”
“哎?嘿,嘿,”桂小太郎突然发出年轻艺人式的夸张反应:
“慢着!我呢还有!这干嘛呢?你饶了我吧?”
“小桂,来劲啊?别烦人。”坂田原:“该有这长头发,也让人讨厌。”
“让人烦也请你饶恕啊,老哥。”
“我不是你哥哥。行啦。闭嘴待着。好...就这样了。”
坂田原说着结束了介绍。节目在一片好评中进行着。
“哎——这个,限于时间,我想即刻就请各位开始讨论。这次请各位讨论的主题是,请看这边。乓,乓。”
坂田原说着拿出一块图示板,上面写着《我不喜欢这样的实习老师》“我想请各位考虑一下这个问题。”
“哎,收场了是吗?”第一个反应的是新八。
“地味党的志村,请保持安静。”
“我又不是地味党的。”
坂田原对新八再平常不过的吐槽也不当回事地无视过去。继续说道:
“要说为什么在这个公开讨论的场合请各位这么做。说使收场也好,群众热心投稿也好,好象是很有锐气的事。我们是有充分理由的。”
坂田原凝视着镜头接着说:“这么说是因为我个人认为对于一个领袖而言,最重要的资质就是机智与幽默。作为对此的一个试探,看看各位是否具备。请务必来玩一下。哎呀,说成玩了。算了。才请大家来做一下的。顺便说一下,我现在还没有看出有此苗头的人。”
虽说主持人附加了一句多余的的话,但大家也觉得他说的有一定道理。于是都开始考虑他所出的题目。
“那么就请各位开始考虑吧。”
坂田原刚说完十秒钟,阿桂就第一个举了手。“我。”
“噢,阿桂君好快啊!那就请回答。你不喜欢这样的实习老师是什么样的老师呢?”
阿桂把用魔术变出的回答拿起给大家看。
“身上总是带静电的老师。”
“回答的有道理啊。”坂田原点着头说:“和这样的老师处好关系可就太困难了。本以为终于相处融洽了,一拍肩膀,打招呼,结果手被啪地电了一下。第一个回答就能做出如此的回答,很不错啊。阿桂加一分。”
不知谁说了一句,还是打分制的啊?坂田原并未多加解释。
“哎,还有没有其他的答案啊?”
坂田原问完,伊利莎白一声不吭地举起了手。
“噢?是伊利莎白啊?请做答。”
这次伊利莎白没用板子,而是用图示板做了回答。
“身为实习老师却故意赖着不走。”
“这个也很有道理啊。”坂田原不住地点头:“实习的老师差不多还是待上一个来月就走人的好啊。就酸关系处得不错,一个月就离开才会有一种在此留下了一段青春的感觉嘛。伊利莎白加一分。”舨田原话音刚落,阿桂就一下子瞪向伊利莎白。
“决不会输给你的,伊利莎白。我还有!”
“哟,阿桂今天精神头儿不赖嘛?请回答。”
“是。那个...本体藏在别处的人。”“是啊,这个也挺烦人的。这等于就是使替身了嘛。‘哎-我这次来这里做教育实习,我是疯狂钻石。我的能力是...’这什么啊这是?问说原身在哪儿,‘在医务室’,这不儿傻X吗?太让人受不了了也。跟个傻子似的。”
坂田原说着“这个傻子”,头开始僵硬般地一点一点扭动,看起来快要变回银八了。
“好,阿桂再加一分。哎—,其他几位有什么答案了吗?还没有吗?”
“小新,咱们已经落后了”阿妙对新八说道
“是啊,你平常就是嘴很快,脑子出点问题也不会受什么影响。这点连少年跳跃的读者都知道嘛。”神乐也说了起来。
“行啦,我知道啦。”新八被两人一鼓弄,举起了手。“我。”
轻小说论坛银八:“哦,有了。沉睡的眼睛终于苏醒了。来吧,新八,说说你的答案吧。”“好。每次说每礼拜,星期一都咬到自己舌头,说不清楚。”
新八用图示牌在桌子上一敲。
“这可不对啊。”银八苦笑了一下:“这种时刻应该沉着地回答才对啊。好,新八扣20分。”
“啊?你什么时候说还扣分儿啊?”
新八瞪起眼睛矫情。
“我。”
神乐举起了手。
“哦,支持者有答案了。那神乐,你对《我不喜欢这样的实习老师》的回答是什么?”“哎,对自己教的科目自己也不太懂。”
“是 啊,这个也很让人讨厌啊。‘从今天开始我来这里实习,给各位添麻烦了。至于教点什么好呢,我也还不清楚。’这样的人,什么玩意儿嘛。你说你干吗来了?还发 什么‘啊,这里的气氛和我从前来上学那会儿没什么变化啊’的感慨。你不就是一校友吗?傻子似的跟.好,神乐,答的非常好。加2分。 ”
“太好了!”
“好什么啊。”新八说:“还欠18分呢。”
在另一方面,土方也开始催近藤。
“委员长,咱也得抓紧了。”
“知道了。”近藤说着,飞快地换了个图示牌。精神满满地举起手
“我!我!”
“噢,这次是沉睡的不倒翁了。再那么睡下去真让人当傻子了。来吧,请做答。”近藤回答道:“不知道自己毕业的大学。”
近藤一答完,整个演播室像停电了似的陷入了一片寂静。迟钝的不倒翁完全没注意到气氛的改变,继续喋喋不休地说:“啊?这个没什么意思吗?不知道自己毕业的大学啊?这种在自我介绍时这么说的人还不够傻啊?是吧,坂田原君?”
“我说的不对吗?”近藤站起身形,抗议道:“我说的这个不比他们的都强啊?!自己上过的大学都记不起来,自己的事”
“行了。别再在伤口上撒盐了。”土方让近藤座回座位,又对冲田说道:“总悟,你想到什么答案没有?”
“等一下下,土方”冲田说着,继续在学生手册上写着什么。
“你稍等会儿不行啊?我这翻页漫画马上就画完了。”
“你TM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弄什么别的事,你要待烦了就走人!”
在出现混乱的风纪委员会一旁的座位上,东城问九兵卫:“小姐。我真的也可以去做答吗?”
“恩”九兵卫:“我对规则不太了解,这儿就交给你了。不过,你的回答要是有损柳生家的名誉可不行。”
“当然不会了。”东城向九兵卫点点头,想主持人示意:“我来。”
“噢,原来是柳生四大天王之首的东城啊。请做答。”
“好,被人发觉时正待在阁楼里。”
“恩?那不就是你吗?”银八:“你还买了一像挂毯勾儿似的东西吧。”
“不,我现在用吸盘固定在墙上保持平衡了。”
银八轻蔑地说了句。同时,阿妙从一旁举起了手。
“我。”
“哎哟,是志村妙啊。刚才弟弟被击沉了,这回姐姐不知会怎样。请做答吧”
“说是实习老师。其实是校长。”
“恩,这个嘛...”银八有点难以判断。银八感觉有一点要滑倒的感觉,:“恩,有这种事。有啊。好,加1分。还有其他”
但银八刚一开口说,阿妙马上又举手
“有。”
“噢?阿妙连答是吗?请”
“说是实习老师。其实是校长。”
“哎,”银八干咳了一下,“这个回答已经...”
“说是实习老师。其实是校长。”
“恩,相同的回答重复也只能...”
“说是实习老师。其实是校长。”
阿妙接连重复了三次后,一把将图示牌撕成了两半。
“好!加200分!”银八脸上渗着汗大声叫道。可是,阿桂对他的这个评断提出了异议。
“等会儿!你这是滥用权限嘛!”
“烦人劲儿的。爱给谁多少分,我说了算。再多嘴我就把你的假发揭下来。”
“我要投诉,坂田原君。第一次见护士就能解决问题啊?”阿桂说完后,东城也站了起来:“刚才的事确实难以让人信服。重复回答就能得200分,那我也说。‘被人发觉时正待在阁楼里。’”
“我不儿说够了吗?你那阁楼的事。”
“嘿!还有我‘自己上过的大学都’”
“你丫从鼻子以下都让人腻烦。”
“我,一说每礼拜一,恩,对了,就咬自己舌头说不清楚 ”
“肃静——!”
土方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喊声,
“别说了,先听听我的回答。沙拉酱...”
“好,现在插播广告。”“啊?什么?可以说了,现在?”
节目的画面一变,出现了学校食堂大妈的大特写。她是八郎的母亲。现场广告背景选在了食堂的一角。
“开始就开始呗。不用个明白的提示我哪儿知道啊?现在的小孩子可真是的。知道啦。广告是吧?马上就说了,再等一下。”
大妈像老头儿一样咳嗽了几声,开始对着镜头说话:
“哎, 学校食堂出了新通知,你们要认真听啊。咳,咳,简单说来就是,你们现在都还小,啊,没事儿就喜欢吃汉堡包、零食什么的。要我说呢,我是不赞成的。下巴的发 育都还没有定型儿。我小时侯可没有现在这样的零食。说起我小的时候啊...啊,什么?还有10秒钟?等等,还都没说完呐,....你这不是吹毛求疵吗?”
“哎,就这样了。”银八若无其事地说了一句。画面切回到了演播室。
“说着说着就快到时间了。现在差不多我们该进入最后一个环节了。”
这就完啦?这就完啦!个别候选人问了。银八回答说,此次播送是利用午休的时间,所以只好比较紧促了。
“哎,最后呢,请各位候选人依次对着镜头讲一下自己。但是,不必再重复自己的选举承诺了。只要说说自己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或是隐私以及与人相比尤其出色的地方。请大家尽情号召。那就请从阿桂君开始吧。.....P135 ”
“我是阿桂。我真的要投诉你哦,坂田原。”
“这不行。没时间了,你快着点吧。”
银八一副完全无所谁会当选的家世,点起了烟。
“恩哼,哎,正在收看节目的各位”阿桂开始了。“我是3年Z组的桂小太郎。我这次——”
阿桂刚说到这儿,演播室里突然咣啷一声。是伊利莎白的板子掉在了地上。阿桂顿了顿神儿,重新说道:“哎,我是阿桂。我此次——”
又是一声。阿桂厌烦地看了一眼伊利莎白,不服气地再次开始:“哎,我是阿桂。”
响声再次响起。
阿桂故意大声咳嗽了一下,转向伊利莎白:“哎,那个谁。我这儿发言呢,你别捣乱。”
“你打算故意用这来抗议吗?”阿桂说着发起脾气,想去抢伊利莎白的板子。“你从哪儿学的这卑鄙的捣乱手法啊?这个我没收了!”伊利莎白的板子上写着“放手!”死死抱着不给。
就在阿桂和伊利莎白的冲突还在持续时,银八吐着烟说:
“哎,时间不多了。请下一个来吧。那个,志村新八君。”
受到点名,新八正了正坐姿。
“小新,加油!”
轻小说论坛新八冲着呐喊的阿妙点点头,开始冲着镜头讲话:
“哎,正在收看电视的同学们。我是志村新八。我认为要说我有什么胜过其他诸位候选人的地方的话,那应该就是我平实的外表了。”
“新八你发烧啦?”
“恩,听我说完。”新八用手止住中国姑娘的话,继续说道:
“我无论是发型还是身材,确实都很平常。我戴的眼镜也是普普通通的眼镜。但对于成为学生会主席的人来说,这种朴素的学生岂不是更加适合吗?我是说,正因为学生会主席这样的地位已然十分显赫了,所以适合的人选才应该是看起来比较大众的人,而不是相貌出众的,是不是?”
“我有异议。”东城从这里插进话来:“要说外行,像我家小姐这般可爱的女学生才更适合。”
“要说外形,像我家小姐这般可爱的女学生才更适合。就好象明星来给我们当一天的学生会主席一样,这不好吗?”
“我是说”新八:“我承认九兵卫很可爱,也很像明星。可实际重要的并非这种特殊感,而是外形像米饭,白米这样,不会对味道产生影响却天天吃也不腻那种人。”
“你们越扯越远了。”
说话的是土方。“像学生会主席这种地位的人才对外形有很高的要求。这一点你们看看我们近藤身上那份四处流淌着的粗旷味儿,好象已经流的满地都是了,这样才行。”
阿妙起来反驳道:“说正经的吧,要是大猩猩当上了学生会主席,会引来动物抓捕队的。那动静可就大了。”
“阿妙小姐说动物抓捕队可有点不对啦。”近藤苦笑着说:“何况,你看,我现在是不倒翁的装扮。”
“从以来这身装扮这时候起,就已经等于是承认自己是猩猩了。”
土方冷静地说。
正说着,伊丽莎白举着牌子闯了过来。
“要说外形上有影响,显然应该是我。”
但是新八立刻提出了否定:“不行,不行。伊丽莎白要当了学生会主席,如果开会怎么办啊?需要长篇发言就不行了吧?”
“少嘲弄人!不要小看我的写字牌儿。它可没有什么字数的限制。想写的话,有多少都写得下。比如,我是英俊潇洒人见人爱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宇宙无敌小飞侠。美女对我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男人对我的痛恨一样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新八对字填满了的写字板显出点惧意。
“伊丽莎白,咱们的话还没说完呐?”
阿桂使劲揪住伊丽莎白的写字板:
“过来!”
“你别拽!”
两人之间再次开始争抢。
土方:“嘿!嘿!宠物和主人干起架来了。你们俩去一边儿闹去,行吗?!”
阿桂马上大声回道:“伊丽莎白可不是我的宠物。”说着,瞅了一眼伊丽莎白,有点拿不准地说:
“他是...他是...他是我的好朋友!”
“阿桂...”
“伊丽莎白”
“阿桂君,我对一做了这么过分的事,你还...”
“没关系”
阿桂笑了一下:“正因为是朋友才会吵吵架,也正因为是好朋友,过去了的也就不用再提了.迄今为止也好,从今以后也好,你都是我最好的哥们儿。” }
“阿桂...”
“伊丽莎白...”
“阿桂...”.
“伊丽莎...”
“行啦,一边儿弄去吧!”
烦透了的土方用火箭拳将阿桂和伊丽莎白两个人冲开。
而这里开始最后一幕的信号已经慢慢出现了。
“哎!各位,稍稍安静一下,该我发言了。”
不管新八怎么说,一点效果也没有。
“哎——各位,我家小姐当选之后,每天都穿哥特罗利上学。”
自己忽然跑到镜头前的东城被九兵卫一个飞踹搞定了。
“哎——各位,近藤当选之后将每天穿刺星上学。”
冲田话没说完,土方就对他怒喝:“那不就是雌猩猩吗?”
“请听我说,‘我亲爱的阿妙小姐啊...’”_
阿妙对又开始朗诵诗的猩猩不倒翁回道:“‘大猩猩,我要杀了你啊。’”阿妙决定用铁拳搞定问题。而另一方面
“什么啊,你这翻页漫画?没劲,根本就动不起来啊。”
神乐看着冲田做的翻页漫画,不禁失笑。
“谁让你随便看的?!”
“难看死了。要我画,得比你这强一百倍。”
“好啊!那你就画一个啊!然后跟我一决胜负,看谁画的好?”
“好啊。画这个是有窍门儿的,知道吗?先得这样...”
土方对着开始画的神乐和盯着神乐手的冲田大叫道:
“这种无聊的比试有什么意义啊?说你呐!莫非你们俩成一头儿的了?”
哇哇——呀呀——
演播室里呈现出一片有如()P141的景象。突然银八的声音响了起来:
“现在由于时间不多了,我们请最后一位候选人来做个人陈述。”
银八用手示意一个待在桌子一侧的男生。所有候选人和他们的支持者这才发现那个男生,一起恩了一声。这谁啊?什么时候来的?但是在所有这些一致的反应中,只有新八略微惊讶地屏了一口气。

这个高二男生的声音开始在复归平静的演播室里响起。
我记得他。
男生在桌子一侧盯着新八他们胡闹。而新八已认出了他。
就是那个这周一开始在校门口,红着脸,有点结巴地大声宣讲自己竞选承诺的男生。
银八想摄影师递了个眼色。摄影师马上移到男生跟前。
这个高2男孩子的声音在复归平静的演播室里响起。
他向着镜头报上自己的名字后,开始结结巴巴地说起来。
“那个——,我若当选了学生会主席,我会扩增校园内的花坛。我认为大家通过欣赏花草的美丽,渐渐对植物精心培育的话,性情也会相应地温和起来,这对银魂高校也是非常有益的。”
“现今,虽然没有战争但社会上却很是荒乱不稳。有很多难以相信的恶性事件发生,也有很多人因不公正的事情受到伤害。怨恨着谁谁谁,想要算计谁谁谁,每天满脑子都是这些的人也不是没有。”
轻小说论坛“我希望,至少在来银魂高校的人当中不存在这样的人。仅靠增加花坛未必能使人变得多温和,但我相信只要有一丝这样的情感在大家中间传播,增加花坛也就绝不是毫无意义的了。”
“对我说的略有有同感的人,请一定在明天的选举中投我一票。我……说完了。”
他讲的话深深印入了在场所有人的心里,不,恐怕观看节目的所有人也是一样。
不久,在肃静的演播室里,新八的手自自然然地动了起来。
一开始声音还有点缓慢,但很快鼓掌声就大了起来。
猩猩不倒翁也加入了进来。
鼓掌一下子变成了所有人共同的动作。
高2的他红着脸频频向大家点着头。
在掌声中,银八面向镜头说道:“以上是仅限午间直播节目。下周同一时间我们将送上《外星怪兽大战黑帮老大》

第二天,银魂高校开始学生会主席选举。投票后,当场公布。结果,唯一一位高2的候选人的他以压倒性的票数被选为新一届的学生会主席

“结果是这样啊?”说话的是副校长:“坂田老师做了那么一个节目,就是为了让3年Z组的候选人和那个高2的在全校所有学生面前展现出他们的差别啊。”
“恩,结果是这么一个情况啊”校长侧着头说:“他现在可是最让人看不透的人啦。那个白头发也是。但他是否真的考虑得那么深远呢?”
“倒是,那个事怎么办啊,校长?”
“什么事啊?”
“一时间变得纷乱不堪的选举,靠那个家伙有了一个妥当的结果。您不是说要给他加10%的薪水吗?”
“哟,对了!”校长脸上出现了苦涩的神情“你看这可怎么半好啊?”
“怎么办?你又想变卦,不理了是吗?”副校长要着头说:
“把这个东西放到他薪水袋里怎么样?也就是用实物支付”
副校长说着,掏出了stayaway。
校长看了,摸了摸刚长到一半的触角说:“这恐怕不行吧?”

分享:
标签: 银魂 三年Z班 银八老师 小说 | 收藏
参考资料:
[1] 三年Z班 银八老师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