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百科

广告

三年Z班 银八老师,第二卷,第四讲<一>

2011-11-17 20:10:36 本文行家:陈勤_C6

第二卷封面第四讲虽然老话说”出门在外,不怕见怪”,但再怎么说那些糗事也实在不想写出来在自己得到他人帮助之前,首先要去帮助他人。(兰克32)我的一生,无怨无悔!33(近藤勋)喂喂,这不是你说的吧!(志村新八)银魂今后也请大家多多关照了。(两只手都摆出V字的坂田银八)四天三夜的京都奈良旅行。这是银魂高校数年以来一直持续下来的修学旅行计划。除了参加的学生是三年级生而非二年级这一点外,嗯,可以说是非常普通



第二卷封面第二卷封面
第四讲 虽然老话说”出门在外,不怕见怪”,但再怎么说那些糗事也实在不想写出来

在自己得到他人帮助之前,首先要去帮助他人。(兰克32)
我的一生,无怨无悔!33(近藤勋)
喂喂,这不是你说的吧!(志村新八)

银魂今后也请大家多多关照了。(两只手都摆出V字的坂田银八)

四天三夜的京都奈良旅行。
这是银魂高校数年以来一直持续下来的修学旅行计划。除了参加的学生是三年级生而非二年级这一点外,嗯,可以说是非常普通的修学旅行。正由于太过于普通,所以哈塔校长今年才开始考虑着改革。而且还拜托银八提出改革的方案,然而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结果最终还是采用了与往年一样的计划,正如在第一讲里介绍的那样,总之,就是这么回事。
修学旅行出发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那一天,学生们首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组团式。
3年级全体学生都拿着旅行用的行李到体育馆整队。而且依旧必须要忍受着那已经听腻了的,如同老太太的裹脚布一般的哈塔校长的训话。
真不是一般的罗嗦啊。难怪新八会冒出这样的想法。
讲坛上哈塔校长不厌其烦地宣读着注意事项和心得体会,明明是在集体说明会和LHR上已经听得耳朵长老茧的东西。还在这里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只能令人徒增烦躁而已。
而且。
从新八个人的角度来说,还有另一件更加令人烦躁的事情。
今明后三天里,在离这里数百公里之遥的北海道,寺门通——阿通小姐将举办自己的个人演唱会。
身为寺门通亲卫队队长的志村新八,早就想从前天就去北海道,好好地享受一下这持续三天的阿通小姐的演唱会了……然而事与愿违,修学旅行和演唱会的日程完全冲突,这一想法已注定无法实现了。
简直要从全身的毛孔里渗出奇怪汁液般期待的音乐会,却由于根本不值一提的修学旅行的缘故而化为了泡影。
对于正因为这件事而烦躁无比的新八来说,像”不要为这种事而烦躁啦”这种程度的劝说是毫无用处的。假如有人真这么说了,恐怕只能得到”你这么一说我就更烦燥了白痴”这样的回答。
但是,校长自然不会知道新八正在被这件事弄得心神不定,依旧在讲坛上继续着冗长的讲话。
“啊——,因此,希望大家能够时刻抱持着自己是银魂高校一份子的自觉,决不做偏离原则的事情。”
如果能到此收尾的话是最好不过了,可哈塔校长依然还是没完没了地继续着自己的发言。
“可是啊,现在想想,我高中时代的修学旅行啊……”
我靠,怎么自己的童年回忆都冒出来了。
你就不能稍微靠点儿谱吗,对于你的童年我们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的说。新八在心里这样狠狠地吐着槽。就在这时。
咣当!一声巨大的声响在体育馆里回荡着。
声音是从Z组的队列后面传来的,新八虽然慌了一下神儿,但马上就想到了这种声音的由来。
有人由于长时间站立或者其他什么原因,支持不住晕倒了。
有时在朝礼或这样的集会的场合,校长讲起来话滔滔不绝的时候,总会有人坚持不住而倒下。
在这种情况下,怎么也不能归咎到学生身体虚弱这样的理由上来。因为如果校长的训话能够简单明了一些的话,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看吧!都是你太罗嗦了吧,新八一边向校长投去谴责的目光,一边留意着倒下的学生。在那里,
“喂喂,不要紧吧?”
银八嘴里叼着烟卷,走过来问道。
倒下的是Z组的学生。所以作为班主任的银八自然要过来关照一下。他从队列的缝隙间走向倒下的学生的旁边。
然后,当他拨开人群好容易走到那个学生的旁边时,那个学生正好自己慢慢站了起来。
“对,对不起。刚才,突然感到有些恍惚……”
这个一边断断续续地道着歉,一边缓缓站起来的学生是屁怒絽。居然是那个屁怒絽吗!
2米高的超大巨汉会由于长时间站立体力不支而倒下……实在是无法想象,虽然这是新八的真心话,但这种话就算嘴裂了他也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对不起”屁怒絽再次道歉。
“啊,不,要道歉的应该是我们这边才对……”
银八脸色苍白地说道。接着他的话茬儿,讲台上的哈塔校长也连忙诚惶诚恐地说道:”啊,我就讲到这里,真的,真的是非常对不起。”
校长看见倒下的是屁怒絽,急忙鞠躬道歉,吓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那么,在校长训话结束之后,紧接着开始进行的是物品检查环节。
为了查找有没有人在旅行袋里藏了与修学旅行无关的东西,老师要对学生们的行李进行检查。这也已经成了出发前的一个例行仪式。啊,为了慎重起见补充一句,女学生的行李是由女老师来检查的。
可是呢,因为检查Z组男生行李的是那个银八,所以肯定不会出现全体都清廉洁白的情况,有好几个学生都在旅行包里放进了自称‘这不是修学旅行必要的吗’的东西。
比如说那个长谷川泰三。把《京都地区超短期打工指南》之类的打工情报特辑偷偷的拿了来,这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没收的对象。
“修学旅行和外出打工是两码事。没收!”
然后就是土方十四郎,被没收了个超大个的蛋黄酱瓶。
“你这个完全是开店用的嘛,这不是普通人三,四天所摄取的蛋黄酱的量吗,这些。”
“老师,这些可是一天的量而已哦。”
“哇,光听你说就已经感到烧心了。没收!”
说到超大东西的话,桂小太郎也有东西被没收了。
“你,这是什麼?”
银八问道,桂的手里拿着一个辞典一样大小的塑料盒子。
“老师您不知道吗?这是光盘游戏机啦。”
“不过,一般来说藏的不都是些DS和PSP什么的吗?”
“您太落伍了吧,老师!这个只要五百日元,就可以随便读取修改各种游戏的哦。”
“嗯,是吗,我还想修改你的游戏史呢,没收。”
全都是笨蛋。
在检查行李的过程中,新八一个人暗暗地笑着,那种一翻就会被发现的藏法,肯定会露馅儿的啊。要想不被发现的话,要藏到更加隐秘的地方才行哦。
就在新八胡思乱想的时候,终于要轮到他了。
一边翻着新八的旅行包,银八说:
“喂喂,你什麼违禁品都没有带吗?还真个老实的孩子啊。在这种时候怎么也应该主动地犯点儿傻才说得过去吧。”
“难道不应该好好遵守规则吗?”
“嗯,这么说也对。”说着,银八拉上了新八旅行包的拉链。
那一瞬间,新八终于松了一口气,结束了,蒙混过关了,我——
然而,就在新八以为银八会就这样继续去检查别的学生的时候,银八却这样说道。
“哎,把你的鞋脱下来看看”
“啊?”
“没听到吗,我说把鞋脱了。”
“……”
无法抵抗,无论再怎么强词夺理,银八就算自己亲自动手也肯定说到做到。
新八无奈地脱下了鞋子。
于是,一张去北海道的飞机票从鞋子里掉了出来。
“看到了吗,只要是违禁品,无论你藏到多隐蔽的地方,我也能看穿的。”
银八一边吐着烟圈一边说道。
“打算溜出去参加那个偶像的演唱会是吧?”
“怎,怎么可能!”新八毅然决然地回答。”那种事我可是连想都没有想过!”
“恐怕你现在心已经在北海道了吧,没收!”
结果,新八的那张去北海道的机票就这样滑进了银八的口袋里。
总之,如此这般地结束了组团式后,三年级生终于开始前往车站了。从车站一路向京都进发,到了京都之后,再换乘别的特快列车到奈良。
就这样,3年乙组银八老师,修学旅行篇。
大幕从鹿群游荡的奈良公园展开。请大家多多关照。

鹿し,不,可是34,话虽如此。
鹿这种动物还算是非常可爱的。
这一点您知道吗?如果已经知道了的话那就算我没说好了。奈良公园的鹿是这里天然的吉祥物,而且自古时便有了”神鹿”的说法,是曾经有着供神驱使的历史的动物。
面对着如此可爱的天然吉祥物,亲手把薄煎饼喂给它们,看着它们悠闲地细嚼慢咽,这种田园牧歌般的气氛,一点没错,完全可以说是一个能够治愈人们心灵的好地方。
鹿し,不,可是。什么?你烦不烦?不好意思,已经上瘾了。
就算鹿群游荡的公园里田园牧歌的气氛再怎么浓郁,但这里毕竟还是3Z的世界,会出现与所谓的田园牧歌风马牛不相及的情景也就见怪不怪了。
比如说,现在在公园的一角,正发生着这样的事情。
“你这种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银八正毫不客气地质问着一头鹿。而正被毫不客气地质问着的那头鹿,虽然乍一看像是鹿,可实际上则是驯鹿本。
“这儿是鹿的公园,没人叫驯鹿过来。快点给我出去,快点。”
“别烦我。我是来这里打工的,只在圣诞节那几天工作的话连饭都吃不饱的说。”
本没好气地答道。他手里拿着写着《京都奈良观光导游手册》字样的参考书似的东西。
“所以说,一头驯鹿做什么导游啊。还有啊,要融到鹿群里去最起码你也得给我四条腿走路吧。”
“两条腿走路不也挺好吗。‘快看,那是什么,那头驯鹿,两条腿走路耶,好帅气!’,别人看了肯定会这么想吧。”
“那好歹也应该把角切了吧。”
“我说,”本额头两边的青筋乍起。”就我这幅长相,要是再把角切了,那不就要变成残虐超人了么。”
“是恶魔超人才对吧。什么嘛,摆出一幅我很丑但我很温柔的样子。”
“烦死啦!赶紧离我远点!你在影响我的工作哎,杂七杂八地说什么废话,你以为你在开LongHornTrain吗?你以为我是那个呵?由于角和角的间距太窄而无法回避?”
“一说LongHornTrain的时候,就变成恶魔超人了吗?”
“笨蛋。那家伙从中途开始就变成正义超人了啊。”
不知为何,总觉得是一段令人怀念的对话。
“喂——,本!”
有人跟他打着招呼。声音的主人是不远处那个纪念品商店的老头儿。虽然没有穿着红色的衣服不太好认,但这个老头儿的的确确是圣诞老人。
“有功夫在那边扯闲篇儿的话,赶紧过来给我帮忙!”
那老头儿大声嚷嚷着,要问他这个店是卖什么的话,只要看看那堆积如山的拳玉35就知道了。
“喂喂,这东西能卖出去才怪啊。”银八叼着烟卷吐槽道,”用脚丫去想也知道那是去年剩下的积压品吧。”
“那又怎么样,又不会过期。”圣诞老人厚颜无耻地说道,”而且啊,这种积压品只是拿在我手里也要交税金的啊。所以,所以还是赶紧卖出去变成现金比较好。”
“喂喂,你这家伙,根本就没有要保护小孩子纯真梦想的自觉吗?圣诞节给孩子们配发梦想的白胡子老头儿绞尽脑汁偷税漏税?”
“配发梦想也是有前提条件的啊。喂,那边儿的学生!不买个木球吗?一个五百日元,两个就卖一千日元哦。!”
“一文钱也没有降价嘛。就凭这个想卖出去也是白日做梦啊”
银八乍舌道,在他的旁边,
“喂,那边儿的学生!”本也大声喊道,”要不要让驯鹿来做你们的导游?‘驯鹿?本的超有趣捧腹大笑观光讲解’十分钟只收五百日元!”
“不要紧吗,那种名字,听起来难度很高的样子。”

修学旅行——既然被称之为旅行,那么会吸引得男女老幼都为之兴奋也就不足为奇了。所谓的旅行,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一种前往某一个非日常空间的逃避行为。在那里,能够见到非日常所能见到的风景,遇到非日常所能遇到的人。正因如此,才能让人情绪高涨,同时也使人心生懈怠。
而一旦心生懈怠,人们就会被卷入麻烦之中。
所以,土方想。我们风纪委员会的成员才必须时刻保持着足够的警惕。
即便是在这个到处都充斥着鹿群的公园里,说不定也会有心怀不轨的不法之徒偷偷溜进来,伺机做出一些诸如搭讪、劫钱、扒窃、顺手牵鹿这样的不法行为。
“土方同学!”
这时,冲田一边叫着土方的名字一边跑过来。
“我发现了个非常强悍的东西哦!”
“说说看,”土方暗暗做好了心理准备。毕竟是那个总悟,肯定不会发现什么正常的东西。
冲田跑到跟前兴冲冲地说道。
“快来看看这个!这个巧克力叫‘鹿之粪’哦!”
“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啊?不是吧!”
冲田手里捧着的纸箱上,分明写着“鹿之粪巧克力”这几个大字。
“太强悍了,奈良!”土方由衷地从心底发出了赞叹。
“要不要拿一个尝尝?”
冲田撺掇着土方,然而。
“不,还是算了吧。”
土方最终还是推辞了。紧接着,他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
“适当玩一玩也就可以了,总悟。你也差不多该收收心了。风纪委员应当以身作则,要是比普通的学生玩得还疯那成何体统。”
“我知道了啦。不过啊,搞得这么神经兮兮的不也没法开展工作吗?”
“你说谁神经兮兮的!总之,在这种重要的时刻山崎跑到哪儿去了,山崎!”
“放心吧,土方同学。你要找山崎的话,他正在那边,”冲田指着不远处骚动的鹿群说道,“和鹿一起玩卡巴迪呢。”
“山崎——!!!”土方大吼着,向山崎那边跑过去,“要玩那种东西好歹也要跟人类一起啊!”

真是暴殄天物啊,这治愈人心灵的宁静空间就这么被……
新八看着这一幕幕在公园一隅上演的闹剧,不由得一声叹息。和扮驯鹿的大叔以及卖拳玉的老头儿吵架的班主任,和鹿群玩着卡巴迪的山崎,以及一个飞腿加入战团的土方,风机委员那帮家伙还是老样子啊。新八这样想着又将视线移回到驯鹿那边,这次,那只驯鹿又和凯瑟琳吵了起来。
“什么捧腹大笑啊!根本就没有想笑的冲动嘛!把一千块还给我!”
“别开玩笑了!你一共只交了五百元吧!”
“还包括精神损失费啊白痴!你什么意思嘛!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还想不想在银魂里混了!”
“用得着你来跟我说这种话吗!”
而就在这场争吵的旁边,神乐拿起一根拳玉就往远处扔了过去。卖拳玉的老头儿看到这一幕急忙上前去制止。
“不对!小姐,拳玉不是拿来这么玩的!”
“难道不是看谁能把这个扔得更远的游戏吗?”
“当然不是啦!我说,这怎么看都不是适合投掷的形状吧!”
“什么嘛,没意思,我不玩了,把一千块还我!”
“喂喂,你根本还没付过钱吧!”
不行,新八再一次感到,继续待在这种喧闹的地方,根本不可能治愈自己受伤的心灵。
是的,新八现在极需要得到心灵上的慰籍。
这是因为,前往北海道的机票在检查行李的时候被没收了。不能去北海道看阿通小姐的演唱会了。
自己在奈良,阿通小姐在北海道,这种物理上的距离。啊啊,好遗憾,啊啊,好无奈。因此,新八感到自己非常需要得到一些安慰。
去找个稍微安静点儿的地方吧。新八这样想着,迈开了脚步。然而还没走出多远,他就停了下来。
他看到在自己的左边,有一个女学生好像也正在刻意朝人少的地方走去。
再仔细一看,那个女学生手里还拿着手机。
或许是有人打来了电话,她一边加快了脚步,一边不停地瞥着自己手里的手机。
这个头发梳成两条辫子的女孩是Z组的学生。也就是说,是新八的同学。她的名字叫做花子,是最近刚刚从大阪转学过来的。
实际上,新八平常就已经留意过这个叫花子的女生了。
不不,并不是喜欢或者讨厌这种感情上的因素,而是他觉得这个孩子总是无法融入3年Z组这个集体中来。
有的转校生刚刚到一个陌生环境中的时候,在短时间内的确会无法和大家玩到一起,但花子却不然,她给人一种好像是刻意地把自己关在一个笼子里,不想主动地去与其他人交往的感觉。
新八一开始听说他是从大阪来的时候,还以为会是一个性格开朗的女孩。然而,时至今日,这种开朗的性格还一点都没从她身上体现出来。
总之,这一点先暂且不提。
花子手中阵阵作响的手机——或许是原来的朋友知道了她修学旅行来到了关系这边,所以再次打来电话叙旧的吧。
可是尽管话是这么说,花子脸上的表情却不知为何给人一种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感觉。
出于对花子的一份关心,新八决定跟着她去一探究竟。
花子刻意避开旁人的耳目,在园内一个角落里放着的自动售货机旁停了下来。
新八找了一个能听到花子打电话的距离,藏身在一个垃圾箱的后面,然后把耳朵竖了起来。
“——什么啊,我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吧!”
花子低声说道。虽然新八这里听不太清楚,但至少从那语调就可以听出来,这不是一次愉快的谈话。
“——什么!?那绝对不行啦!——喂,你听我说啊——”
这时,对方好像把电话挂掉了。花子肩膀低垂下来,,把手机从耳边拿开了。
前男友?新八首先想到。这是从花子说到那句“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的话显露出的明显的为难情绪中所推测出来的。
新八看到把手机收回包里的花子转身向这边走来,急忙地低头藏到垃圾箱后面。
幸运的是花子并没有注意到新八,径直从垃圾箱前面走了过去。新八的目光随着她的背影望去,果然是一幅没精打采的样子。
唔,新八有些左右为难,要不要把她叫住呢?
虽然花子转学过来时日尚浅,但毕竟也已经是3年Z组的一份子了。看着她这么消沉的样子而坐视不理,实在是有些冷酷无情了。可是,自己是男生而对方却是女生,再加上新八又是个十分内向腼腆的男孩,能不能利落地跟一个还没能融入班集体的女孩子谈心,他自己也没有这份自信。
唔,该怎么办呢。
就在新八还在为这件事而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从远方飞过来的拳玉重重地敲在了他的头上。
新八扑通一声仰倒在地上,在自己的意识与奈良的天空融为一体之前,他只来得及说出了一句话:
“好疼!”

傍晚,银魂高校一行人开始动身前往位于京都的酒店。
五点钟到达酒店,把行李放到自己的房间以后,六点到达餐厅吃晚饭。吃完晚饭到晚上九点之前都是自由活动时间,洗澡要在这一时间段内完成。这就是在酒店里的时间安排。
“晚上的自由活动时间是必须要特别注意的时间段。”
土方一边和山崎在走廊里巡逻一边说道。
现在时间是晚上七点半。到这个时候,包括他们两个在内,所有的学生都已经把制服换成了运动服。这两个表情严峻的风纪委员,正在进行着夜间巡逻。
“修学旅行的晚上大家的性质都和高,我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这一点我能够理解,可要是情绪高涨得过头了就不好了。如果只是在房间里玩玩UNO36,到小卖部买点东西之类的都没什么,可总是会有那么几个出格儿的家伙……看吧。”
说着,土方用下巴指了指走廊前面,正门玄关前的服务台。
只见两个风纪委员正把守在大门两侧,同时还有几个被从玄关强行带回来的学生。
“是不是有点惊险动作片的感觉,我就知道肯定会有这种想偷偷从酒店溜出去的家伙出现。”
“果然在玄关安置守卫这步棋是走对了。”
山崎也附和道。这时,
“副长!不,副委员长!”一个人叫道。
几名在别的路线上巡逻的风纪委员跑了过来。
“怎么了?”
土方问。那个风纪委员面露难色地答道。
“那边,有个人喝醉了。”
“喝醉了?难道是高中生?”
“不,不是学生……”
“普通的房客?”
“不,也不是……”
听到这种含混不清的回答,土方干脆说,
“过去看看。”
一行人向现场走去。
就在这边。他们被带到了走廊的转角处。正好是通往地下的楼梯前面一点的地方。一个只穿这一条四脚裤的大叔正四仰八叉地踏在那里,语无伦次地说着醉话。
“烦死人啦——,有什么不可以的啊!只有今天稍微放纵一下!”
放肆的声音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回响着。
“好壮的家伙……”
土方咂了咂舌,走到那个大叔的身边。
“等,等等,你……”
走到近前才发现,这个醉得一蹋糊涂的家伙正是松平。
“喂,怎么是你!一个老师居然喝成这样!”
“啥?要你管!你谁啊你!老师也会有想要一醉方休的日子啊!”
在地板上摆出一个大字型的松平,眼神已经找不到焦点了。
“我说……”土方抱着脑袋,数秒之后,终于开口道。“没有哪个大叔会在晚上七点半就喝成这个德性吧。而且还是一个身为风纪指导的老师。”
“这和风纪指导什么的有什么关系!可恶,这算什么酒店嘛,又没有会提供特殊服务的女招待,地下酒吧里又尽是些便宜酒。为什么女招待还不来啊!”
“结果还是女招待的问题吗……”
“是啊,我要见女招待子小姐啊!”
“知道啦知道啦,我说你也差不多给我适可而止吧。总之先给我站起来!”
“我这不是站着呢吗!看啊!”
“我说的不是那里!幸好这是小说,只有文字描写!”
“什么跟什么啊,别烦我啦!”
“好啦好啦,我不烦你啦。好吧,爸爸,来,站起来。爸爸从哪里来的?”
“啊?歌舞伎町啊。”
“是吗,和我一样啊爸爸。那你姓什么?”
“松平啊。”
“是吗,和我一样啊爸爸。”
一边跟他东拉西扯,土方一把抱起了这只近乎全裸的大老虎。转身跟一个风纪委员说道,
“给我找间屋子,锅炉房之类的。”

“真不愧是副委员长啊。”
走在一旁的山崎一脸崇敬地说道。
“能够把那个醉得神志不清的松平老师安抚下来,而且一瞬间做出送到锅炉室去这种英明决断,换作是我就肯定不行。毕竟还有点良心。”
“非常时期能够做出非常判断,才是一流的风纪委员。”
土方酷酷地回答。
“等等,非常时期能够做出非常判断,很帅气的说法嘛。让我再说一遍,非常时期能够做出非常判断,才是一流的风纪委员。”
“结果一共说了三次耶,不过的确很有型。”
两个人一边进行着如此没营养的对话,一边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准备跟在房间里待命的其他风纪委员进行夜间巡逻的交班。
一会儿,两个人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就在他们换上拖鞋,拉开房间的纸拉门的一瞬间。一个飞过来的枕头正中土方的面门。
而在那个塞满了荞麦皮的枕头啪塔掉在榻榻米上以后,土方嘴里嘟囔着的既不是“哇,好疼!”,也不是“你们在干什么!”,而是:
“这是漫画吗?这种桥段儿。”
“不要紧吧,土方同学?”冲田一边捡起那个枕头一边问,“没关系,按照规则,打在脸上不丢命。”
“这样啊,顺便问问,总悟”土方盯着屋里四处乱飞的枕头们说道,“在告诉我游戏规则之前,我想先知道最基本的问题。你们这些家伙究竟在干什么?”
“什么干什么啊,说到修学旅行的晚上肯定就是这个吧。Pillow?Throwing?Festa!”
“直接说丢枕头不就得了!”土方一口气爆发了”我说你们这些家伙,瞧瞧你们这幅丢人现眼的样子!身为风纪委员,即使在待命时也应该保持住紧张感不是吗!”
就在土方大声咆哮着的时候,
“唉呀,太失败了!——这样还剩下两条命了啊!”
满头大汗的近藤兴致颇高地嚷道。
“说你呐混蛋!”土方检起脚边的枕头向近藤扔了过去。
“我就知道你这家伙也会加入进去!”
呼啸着风声的枕头飞过来,正好漂亮地命中近藤的下腹部。
“呜啊!”
近藤一声闷叫,猛地摔到了地板上。
“你这个委员长怎么能带头参加枕头大战啊?”
土方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忽然,他的侧腹部也被一个枕头击中了。
罪魁祸首是冲田。
“哈,这样土方也只剩下两条命啦。”
“好啊……”按着自己侧腹部的土方冷冷地笑着”既然这样,那你的命我就全部收下了啊!”
说着,土方把被子拽起来,拿在手中挥舞着。
就这样,这一刻副委员长也加入了战团!于是在风纪委员间展开的枕头大战瞬间进入了高潮。
放马过来你这家伙!来啊混蛋——喂,别扔花瓶!
这场充斥着怒吼、大声的怒吼以及更大声的怒吼的Battle Royale,最后还是迎来了它的结局。
纸拉门被哗啦一声拉开,叼着烟卷的银八倦怠地走进来说道:
“烦死人了,你们这帮家伙,给我老老实实地看看付费电视节目不行吗?”
于是,枕头大战,强制结束。
“真是的,这帮家伙怎么这么精力旺盛!”
在让近藤他们的房间安静下来之后,银八嘟囔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啊,对了对了。难道那些家伙不是高3生而是中2生。这本小说叫2年Q组假冒伪劣老师吗。”
银八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发现有个人在房门前面等着他。
“老师,冒昧来访,对不起,我……是白天时被您搭救的小鹿。”
穿着小鹿COS服的小沙害羞地说道。
“鹿?”
“是的。”
“奇怪,我只记得和驯鹿吵过一架,不记得有救过鹿啊。”
“您仅仅是来到这个公园,就已经给我的心灵带来极大的慰籍了。因此,今晚为了来报答您的恩情,才躲避着旁人的耳目来这里恭候您。”
“哦,是吗,那么,稍等。”
银八面无表情地说着,拿起了旁边内线电话的话筒。
“——唔,喂喂,是服务台吗?对不起,我的房间的前面有一头带着眼镜的鹿,能帮忙把它抓走吗?”


分享:
标签: 银魂 三年Z班 银八老师 小说 | 收藏
参考资料:
[1] 三年Z班 银八老师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陈勤_C6C6,专业画师,各大动漫比赛获奖得主,现在长期为杂志绘制插图彩页,擅长各种女性题材的绘画。